铲子

咸鱼文手,日常失踪,更新随缘,一般不坑ww
cp:有条码的勺子

【そらまふ】从那以后 03

* OOC
* 大概算描写心理(?)的过渡章

03
まふまふ睡了一整天,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了。感冒似乎已经痊愈了,只有一阵阵没法消除的脱离感还纠缠着他。

他的窗帘被拉开了一个小缝隙,下午强烈的日光照进屋子里,亮堂堂的让人舒心。そらる已经走了,まふまふ揉着脑袋下床转悠了一圈,发现屋子整齐干净得不像话,除了锅里味道奇怪的醒酒汤没了,几乎没有そらる来过的痕迹。

当然除了他身上那件从没见过的睡衣。他看着上面大大小小的尖脑袋史莱姆,感叹そらる的兴趣一点没变。

他摩挲着柔软的布料,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这一场病来得太突然,顺带着そらる也来得太突然。まふまふ使劲儿回忆他和そらる相处的每个细节,不得不鄙视了一下生病时候反应迟钝多愁善感容易套路的自己。

多多少少有些无力感悬在心上,本来明明已经做好心理建设了,初见そらる的那天晚上,除了把人带到家里来还莫名被亲了,一切交流都在计划内。但是这次一来就不一样了,不仅对着そらる撒了娇,掉了眼泪,还带他忆了一下往昔峥嵘岁月。

尤其是そらる那个蜻蜓点水的吻,明明纯情得要命,却比第一次激烈的强吻让他更慌乱。他们之间好像一点嫌隙都没有过,そらる温柔的样子让他心慌。比起这样,前一天愤怒质问他为什么走的样子更贴合记忆中的他,直率,犀利,大大咧咧。

まふまふ捂脑袋,昨天的そらる太ooc了,他前一天被自己冷嘲热讽以后再见面没一刀捅过来まふまふ都觉得是情分,更别说特地来照顾了他一晚上,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生病的?曾经最懒得动的そらる居然大半夜跑几条街去买粥,还自己动手热好了。如果没理解错的话他走之前居然帮自己洗澡换衣服,顺便收拾了一下房间。

他的心情有点微妙,有点计划被打破的懊恼,有点旧爱重逢的感伤和尴尬,有点紧张和疑惑,奇怪的是,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压制不住的喜悦,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烧傻了。

まふまふ使劲儿捂住脑门儿,试图把奇奇怪怪的好心情塞回去。他理智地告诉自己,そらる昨天做的那些事情绝对是有目的的,你看一般鸡都是养肥了再杀的,そらる一定是想让你后悔莫及死心塌地地重新投入他的怀抱,然后扔给你一把支票再狠狠甩了你……

有了这个思路以后,他脑子里开始冒出各种狗血刺激的剧情,居然越想越觉得还挺有道理。可是那份懵懂又胆怯的甜蜜悄悄地从心底蔓延出来,简直势不可挡。渐渐淹没了什么理智的分析,清晰的现实,就这么流淌过全身。整个人都好像走在云端里,轻飘飘的,有点难以置信的不踏实感,但又舒服得不像话。

最后他的理智向强大的情感屈服了,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他索性葛优瘫在床垫上,像个情窦初开的未成年少年,开始抛弃现实一本正经地胡思乱想起来。可惜这些年里关于そらる的素材着实有限,他只能挺费劲儿地把7年前自己还和そらる在一起的回忆扒出来,一点点拼凑起当时的そらる。

唔,那时候的他哪有一点现在电视上精英的样子,整个人傲娇又挑剔。两个人刚开始住一起的时候素不相识,まふまふ又腼腆,本来房子不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但他每次想找そらる打个招呼的时候,总是还没做好心里建设,人家就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走了,まふまふ挺怂,觉得这肯定是朵高岭之花。后来慢慢的熟了,そらる冰山王子的人设简直崩得彻底,每天早上死扒着被子缩在床上不起来;眼睛黏在屏幕上按着手柄大喊“再玩五分钟!再玩五分钟!”;发现まふまふ比自己高2cm以后每晚躲在厨房偷偷喝牛奶;可乐碰翻了居然瞬间双手合十放在头顶,比了个史莱姆的姿势……まふまふ都不知道从哪开始吐槽,这个人简直幼稚得不像话。

再后来在一起了,そらる就幼稚得更明显了。赖床的时候居然还死抱着まふまふ的胳膊不让他起;一起打游戏的时候超会撒娇,委屈音软得令人发指;まふまふ稍微多留意一下别人就不开心,具体表现为接吻的时候会多啃出几个牙印;被说喜欢的时候明明脸都红透了,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まふまふ想着想着就歪着头笑起来,不得不说当年那个青涩的そらる现在看来实在可爱得过分。

当初的日子过的也真是甜到掉牙,まふまふ甩甩头,努力把嘴角可疑的弧度压下去,为了不让自己想起之后发生的事情,他摇摇晃晃地去洗漱。

他掬起水泼到脸上,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头发翘地像鸡窝一样,眼眶有点红,一副挺虚的样子。叹了口气,まふまふ还是拿起梳子开始整理一头乱毛。不过可能是角度不对,头顶上那撮五颜六色的挑染顽强地翘着,他辛苦地死瞅着镜子,歪来歪去,那缕头发没梳好,却意外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一张贴在镜子顶端的小纸条。

他记得清楚,他根本没在那儿贴过纸条,排除他梦游的可能,那张纸条就肯定是そらる贴的!

一瞬间狂喜包裹了心脏,他还没搞清那份突如其来的雀跃之情是怎么回事,就已经下意识踮着脚够那张纸条了。

那张纸条贴得还挺高,恰好在他指尖能触及的三四厘米之上,まふまふ够了半天碰不到,简直气得半死。这高度摆明了就是そらる在设计他。不过他想象了一下そらる脚踩小板凳贴纸条的画面,又有点想笑。

他就怀着这样又期待又生气又想笑的心情蹦哒了两下,终于够到了纸条。这时候他才发现他的指尖还是湿漉漉的,他赶紧跑出卫生间把纸条丢在他的小沙发上,又跑回去擦干了手,才开始看那张纸条。

不得不说そらる确实挺烦的,纸条居然还对折了好几次,まふまふ一边展开一边手抖,他有点不敢看,“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你!”“呵,总算是找到你了,下次还跑么,嗯?”等霸道总裁金句在他脑海里不断翻滚,吓得他一度把纸条扔回沙发,自己蹲在地上双手捂脸。

但事实上他还是把そらる想得太简单了。

终于他展开纸条,上面只有短短两行。

「办证/刻章:132xxxxxxxx

  24小时竭诚为您服务!」

什么玩意儿?!

他目瞪口呆,他呆若木鸡。

又仔细辨认了一番,他发现确实是そらる的字迹。难道そらる的业务已经拓展到这个领域了?

他仔细思索了一下,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そらる果然还是像当年那么别扭啊,留个号码这么迂回婉转,他的嘴角不经意往上翘了翘,都是成年人了卖萌可耻啊!

当然最后他还是一本正经地盘腿坐在沙发上,拨通了那个号码。响了不到三声就被接起来了。

“喂,请问是哪位?”そらる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过来,有点失真,まふまふ还是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是そらる的声音啊,他一时间有点恍惚。

“呃,那个,有点工作上的事情。”他努力忍住笑,压低声音说。

“是这样,工作上的事情请联系我的助理,她的邮箱我等会发给您。如果没事的话我先挂了。”显然そらる没能听出来是他。也是,他的声音和以前差距还是挺大。

“等一下!这个工作是你负责的啊。”まふまふ赶紧打断,他一着急声音就压不住,听着就比较明显了。

“我负责啊?”そらる显然分辨出他是谁来了,他的声音含着笑,“那您是需要办证还是刻章啊?”

“呃,那我,办,办证吧?”まふまふ不清楚他想干嘛,还是乖乖随着这个话题走了。

“办证啊,”そらる的声音听着挺愉悦的,“你想好,我只办结婚证啊。”

“啊?!”まふまふ被吓得手机差点掉了,他结巴着说不出话。そらる光听声音都能想象到他现在红着耳朵一脸诧异地往后缩的样子。

“您没考虑好也不用着急啊,我24小时竭诚为您服务。”そらる趁着他还没回过神又调戏了一句。

果然这话刚说完,まふまふ二话不说就挂了电话,そらる笑得瘫倒在床,まふまふ比他想象地还不经逗啊,反应也太可爱了。

什么啊,表面看着那么社会都是骗人的吧,这样子完全和记忆里的小媳妇样子如出一辙嘛。そらる有点开心。

まふまふ这边就没他那么淡定了,他捂着脸缩在沙发里说不出话,心跳得一下比一下快。果然时间会带来一些变化,他总算明白了そらる那晚给他的感觉为什么不对劲了,他并没有变得温柔可人,而是变得套路了,心机了。

以前的そらる哪说得出“我想和你结婚”这种话,尽管今天的そらる依然说不出,但是他能用更聪明的方式清楚地传达这个意思。

完了,变难搞了。まふまふ又回忆起那个落在手背上的吻,原来只觉得温柔,现在想起来,有种势在必得的意味。

他又往沙发里缩了缩,有点希冀也有点害怕。

他肯定还喜欢そらる,都这么多年了,他清楚得很。但他当年走得太突然,まふまふ觉得要自己是そらる,肯定也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那そらる什么都不追究,各种套路满满的举动是想干嘛?

他叹了口气,放弃思考这件复杂的事情,开始换衣服。

不管怎么样,生活还要继续呀。他耸了耸肩,换上了他牛郎风的衣服动身去酒吧。

-TBC-

我……我还没死_(:з」∠)_

总之文会甜起来的(。

暑假结束之前争取把这个写完ww

感谢阅读♡

评论(2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