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子

咸鱼文手,日常失踪,更新随缘,一般不坑ww
cp:有条码的勺子

【そらまふ】闹鬼事件 01


* 大写的OOC,对不起请不要打我
* 脑洞清奇,文笔尴尬
* 大概是大概是唯物主义者so的奇遇记(?)

“我说,你有没有发现咱们宿舍的声控灯灵敏地过分啊?有时候我走到宿舍门口,感觉声音都还没发出来,它就自己亮了。每次睡前刚躺下他就自己熄了。”某个月朗风清的夜晚,そらる翘着二郎腿瘫在下铺,一边打游戏一边问他的室友。

“是吗?我没怎么注意过啊……而且我一学期在宿舍住的时间都不见得有三四晚,你问我这不等于对牛弹琴吗……”室友靠在上铺,显然沉浸在他的小说中无法自拔,显然不想和そらる好好聊天。他声音含含糊糊的,时不时吸溜一声,应该是在喝酸奶。

也对,そらる的室友家在附近,只有父母出差家里没人的时候来住几晚。他应该是不知道什么。

“你说的对,尤其是这个「对牛弹琴」用的,甚得朕心。”そらる平静地开口。

上铺沉默了一会,一个抱枕砸下来。

“喂喂你干什么,恼羞成怒可不好啊。不过正好啊,你认识的人多,顺便帮我问问这灯怎么回事儿呗。”そらる拎起抱枕放到一边,头也没抬地继续打游戏。

上铺的人好像是“嗯”了一声,そらる也没再问。

过了会,室友的含含糊糊的声音又响起来,“不对啊,你是不是平时独守空房太想念我出现幻觉了。”

“去你的。”

“我刚刚问了同学啊,他说宿舍根本不是声控灯啊。”室友把手机伸下来晃了晃。

“嗯?”そらる从他的游戏中挣扎着抬起头看了眼聊天记录,发现人家真的说不是声控灯。

他皱着眉下床走到门边,果然发现了一个开关。按下去,灯应声而灭。整个宿舍笼罩在一片黑暗里,室友直勾勾地盯着他,镜片反射着可怖的寒光。

心里莫名有点寒气,于是そらる使劲儿跺了跺脚,意料之外的,只有走廊里的灯亮了,宿舍依旧一片黑暗。

深吸了口气,他暗下了开关。灯亮了,宿舍重回温暖与光明,像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室友僵在原地,目瞪口呆,一副遭受了重大打击的模样,嘴里还叼着袋酸奶,样子傻得そらる有点不忍直视。

“这,这这这灯怎么回事儿?你刚刚说的……”室友结巴着问。

そらる也挺想知道的,但是他内心再汹涌澎湃面上也不怎么看得出来,而且为了让室友别吓傻了,还是骗骗他让他安个心吧。

是时候拿出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气势与威严了!稳住!

“哈哈哈,”于是他开口干笑了三声,“其实刚刚我是骗你的我知道宿舍的灯不能声控,跟你说这个是为了吓……”

他的“吓”字还没说完,寝室的灯就跟有自我感应系统似的,熄了。这还不是普通的熄,是加了鬼片特效的那种,非得闪十来下才肯安心就义。

啊,突如其来的打脸。

そらる就看着明灭明灭不停明灭的光影里,室友的脸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他渐渐张大了嘴,叼着的那袋没喝完的小酸奶“啪叽”一声狠狠砸到地上。そらる听着这响亮的一声浑身一震,心想别没被鬼吓死先被人砸死了。

但是そらる的室友显然不像他那样有闲心想这个,他开始惊恐地嚎啕大哭。そらる同样有点惊恐,“别啊兄弟,别嚎,你这大晚上的吵着别人宿舍睡觉被抓住了是要扣量化分的啊!”

然而室友兄弟宛如某些鬼片里受到惊吓的女主角彻底失去了平时和そらる互怼的睿智与冷静,他手足并用地从上铺慌乱地滚了下来。そらる连忙往旁边闪了闪,室友一个大步流星地踩上了地上那瘫乳白色液体,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肉体与瓷砖摩擦发出了更大的一声“啪叽”。

于是他哭的更加凶猛,很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そらる欲哭无泪,你学鬼片女主不能学全套吗,梨花带雨和山洪爆发区别有点大啊。他无奈伸手想扶扶在地上蠕动的室友,没想到对方惊恐地拍开他的手,坚强地爬起来冲出了门,有点荡气回肠的号哭和撞到墙的沉闷的“啪叽”声回荡在午夜空旷的楼道间。

宿舍就剩下そらる一个人,他摸了摸自己狂跳的心脏怔在原地,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阴风?笑声?影子?他吸了口气。

然而出乎意料,灯突然亮了。

そらる愣住了,有点想爆粗口。他迅速在脑子过了一边这些年看过的所有鬼怪题材的小说电影,没听说过这种套路啊?!

操控灯光比较常见,就是没见过那种吓完了你还贴心地给你把灯打开的鬼……他震惊地看着地上这一滩乱七八糟鬼斧神工的白色粘稠液体,愣了3秒,洁癖的天性让他决定还是先拖个地吧。

这时候寝室门突然被敲响了,门没关,对方也只是象征性地敲敲就走进来了,“そらる啊……”

对方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卡住了,そらる不解地抬起头,发现对方是住在同一层的同班同学。于是他问,“怎么了?”

“你……”对方指指他,又指指地上神奇的痕迹,居然浑身颤抖说不出一句话。

“我?”そらる茫然,低下头继续拖地。

“你……混蛋!!”激动的男同学自动把そらる的表现理解成了肆无忌惮的挑衅,他爆发出一声大喊,痛心疾首地就要来抢そらる的拖布。

“啊?”そらる更加茫然了。

“你……你居然对他做这种事情!大家,大家都是兄弟你居然……有什么事情不能和平解决?!你竟然那样对他,天呐……他刚刚跑到我们寝室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话都说不出来,身上都是这种痕迹!!”他使劲儿扯そらる手里的拖布,“不行!你给我放下!我要保护现场,我要让大家都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

“你别扯了!”そらる也是挺莫名其妙,本来一个愉快打着游戏的美好夜晚,先是遇了个鬼,然后又来了个人神奇地扯着他说一些神奇的话还不让他拖地。那些神奇的话还可以沟通沟通,但是そらる一个洁癖你非要拦着他不让他拖地就很不友善了。

于是そらる的小脾气也上来了,就是抓着拖布不给对方,他们两个抢着抢着,そらる突然脚底一滑,秀发在空中滑过一个优美的弧线,他体会着被重力掌控的感觉,绝望地等待着和地面相触的疼痛,又体会了一下,发现这好像是脸着地的姿势……于是千钧一发之际他闭上眼睛,捂住了脸。

啪叽。

熟悉的声音倒是响起来了,不过怎么没有和地面摩擦的疼痛?他感受了一下身下这柔软的触感,睁开眼,就对上了男同学惊恐的视线。很不妙的,这个视线的来源非常之近。嗯,他发现有点不巧,他非常准确地正面扑倒了这位正直的男同学,当然,他们原来那个抢拖布的姿势想不扑倒都难。

但是男同学显然没考虑过这一点,他发出了“唔唔”的神奇声音,そらる才惊觉他的手还捂着嘴,手背正好压住了那位男同学的嘴。

啊幸好。そらる无比庆幸自己最后一刻选择捂脸,才保住了这宝贵的初吻。并且眼瞪眼嘴对嘴的场面一定比现在尴尬一百倍。

于是そらる凭着死宅仅有的一点点力气,撑起了身子,能够和男同学在正常的范围内对视,他看着身下男同学越来越红的脸,有点艰难地开口,“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混蛋!!”男同学捂着嘴大喊,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别这样,你看我们先换个姿势再——”そらる正费劲儿地准备坐起来,就听见门口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他和身下的男同学不约而同地看向那个摔倒在门口的同学,そらる认出来了,他是住隔壁寝室的。此时他目瞪口呆地坐在地上,一时有点僵硬。

这位同学显然是误会了什么。不过不能都怪他,夏天穿的比较少,そらる和身下的男同学都只穿了短袖短裤,贴在一起看简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你你们不要在意我!!你们不是要换姿势吗请继续吧……刚刚的事情我绝对不对说出去的!!”那位同学自觉受到了充满谴责的凝视,激动地大喊,走的时候不仅贴心地关上了门,还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当然如果没有刚关上门就欢呼着冲进隔壁寝室就更贴心了。

“兄弟们我终于知道系草为什么不交女朋友了!!对对就是那个そらる我跟你们说……”そらる心情复杂地听着他大分贝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

他深吸了口气,坐了起来,看着地上更加狼藉的一片,苍凉的感觉慢慢涌上心头。

“卧槽。”

一向以从容淡静著称的そらる面无表情地爆了晚上的第一句粗口。

-TBC-
怀着「写都写了就发发吧」的心态我把这篇不知道是什么的定西发了上来(。

最近少女心余额不足于是打算先写点愉快(?)的东西,点文什么的先放放哈。

我终于开始写这个长篇了,我给它搞了个乱七八糟的设定,主线剧情还没想好,没有存稿(。

文风这种东西我果然没有wwwww

对了这个文里so总性格应该比较日常,就是淡定腹黑又有点话唠有点温柔内心戏异常丰富什么的(别说了你写的这啥没人看得出来。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