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子

咸鱼文手,日常失踪,更新随缘,一般不坑ww
cp:有条码的勺子

【そらまふ】岁月啊(中)

* 幼驯染设定
* OOC
* 是糖!!HE(这一小节好像不是很甜而且特别中二)
* 大段很尬的抒情语言
* 有一点亲吻画面描写

05
そらる已经连着两三天一有空就抱着那本杂志了。

“所以そらるさん在看什么?”まふまふ一脸好奇地凑过去,杂志啪地一声在他眼前合住。

そらる眯起眼睛,一脸高深莫测,“不可说不可说。”

……你倒是先把爪子从我头上拿下去再装啊。まふまふ斜着眼拍掉在他头上揉来揉去的手。

又过了几天,そらる开始鬼鬼祟祟地出动了。开始是趁まふまふ傍晚出门帮邻居老奶奶遛狗的时候。まふまふ回家的时候几次看到そらる负着一只手,神色凝重地对着院墙墙角那颗枯死了两三年的梧桐。一脸“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深邃神情。

“そらるさん,那个,”まふまふ面露疑惑,最终犹豫着开了口,“随地大小便是不好的哦?”

……差点被そらる扔过来的铲子砸中了。

嗯?铲子?

之后是趁半夜的时候,一天まふまふ突然听见院子里窸窸窣窣的响动,然后一阵手电筒的白光乱晃。

“哎哟我@&*%#……”そらる的惊叫接着传来,然后被他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压低了。

まふまふ有点心情复杂地穿了衣服走出去,看见了在花坛土坑里挣扎,宛如一条咸鱼的そらる。

场面一度非常安静。最后还是まふまふ的快门声和闪光灯拯救了这静谧的画面。为了掩饰自己偷拍黑照忘关声音的尴尬,まふまふ先开口了。“そらるさん……你这是……”

そらる一副放弃人生的表情瘫在地上。

尽管非常非常想笑,已经到了捂住嘴才能忍住的地步,但是碍于そらる现在周身冷气十足,まふまふ清了清嗓子准备挽救一下局面,他往那边走了几步,指了指地面,“你的袋子里的东西洒了哦……”

“别过来——”そらる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凶巴巴地举起了那把熟悉的铲子。

まふまふ稍微向地上瞥了瞥,小心翼翼地问,“可是你袋子里的种子洒了一地了,真的不用我帮忙捡一下吗?”

“……你看到了啊。”そらる扯了把头发,有点挫败地放下铲子。

“呃,所以说是有什么要紧的东西……不能,不能让我看到吗……”まふまふ捏了捏衣角,有点小声地问。

“什么啊……”そらる拍了拍身上的土,“那个啊,本来是预备给你的生日礼物。”

“啊?”

“那个袋子里装着紫藤的种子,我算了一下,这几天种的话,综合水热条件来看,会在你生日前后发芽。”そらる一脸挫败。

“噗——”まふまふ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所以为什么要送这个啊。”

“我希望,它能在你生日那天陪着你。”そらる低头,声音轻得像风拂过,“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嗯?”

“まふ,我……几个月以前向M大投了申请”他深吸了口气,抬起头,“上周,我拿到offer了。大概10月初,我就会动身。”

M大是所顶尖的工科高校,这个名字对まふまふ来说太过遥远,但他不会不知道它的所在地和这个国家的距离,也不会不知道そらる对那儿的向往。

他知道自己应该上去给そらる一个大大的拥抱,对他说恭喜,可是他感觉自己呼吸的时候的五脏六腑都有点颤抖,麻痹的感觉从指尖一路蔓延到头脑,头撞上门框发出了砰的一声,他才发现自己晕得有点站不稳。

“对,对不起そらるさん,我很开心,但是我可能……”他躲开そらる扶过来的手,踉踉跄跄地往屋里跑。话没说完,そらる只听见他轻轻锁上门的声音。

そらる在原地怔了好一会,他回想着まふまふ有点哽咽的语调回不过神。那是他自己养大的孩子,从小到大没受过委屈,他本来应该像紫藤一样生机勃勃,恣意张扬。

「可是现在,我弄得他连难过都这么小心翼翼。」

そらる有点脱力地蹲下,慢慢捂住了脸。

06
そらる在花坛坐了小半夜,到最后他还是把那没洒的半袋紫藤花种子种了进去。

晨曦初现的时候他久违地回了院子另一侧自己的房间。有多久没回来过了啊,他打起精神找了好一会,才从一串乱七八糟的布偶和挂链中间找到那把自己房间的钥匙。挂饰都是まふまふ栓上去的,很多都和他自己钥匙上的是一对儿,所以犹豫了几次也没舍得拿下来。

房间里有股淡淡的土味儿,桌上的茶杯好像被风吹倒了,在深色的桌布上晕开一圈茶渍。说起来桌布也是まふまふ选的,深蓝的底色,上面缀着大大小小的黄色星星。当初まふまふ死缠他着把原来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银灰色缎面桌布换掉了,还一脸委屈地嚷嚷着说自己把最喜欢的桌布让出去了。

そらる随手摸了一把,桌布上积了薄薄一层灰,想来床单也差不多。但是他困得管不了那么多了,几乎是刚躺上去盖上被子就沉沉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头疼得厉害,他看了眼表,已经下午1点半了。还想着まふまふ有没有吃饭的问题,他按着太阳穴推开门,就看到放在地上的便条。

「そらるさん:
      妈妈跟我说最近爷爷身体不太好,所以我回去陪他住一阵,今天上午10点钟就动身了。午饭我稍微做了点,放在冰箱啦,里面藏着大魔法师的魔法哟,そらる请一定吃完ww
                                                 まふまふ留」

そらる看了半天,还是先给爷爷打了个电话,确定まふまふ已经安全到了才松了口气。

算了。他的手指在まふまふ的号码上徘徊了一会,又移开了。

日子过的很快,そらる除了严格按照卖花奶奶的嘱咐浇院子里的紫藤,就是无所事事地翻他的房间。里面几乎处处都是まふまふ的气息,它们龇牙咧嘴地把他的心啃得空荡荡的,然后回忆和想念就趁虚而来,整日整夜地盘踞着不肯露离去。慢慢的,好像有什么感情成了形。

又在日历上画了个圈,そらる叹了口气,拨通了电话。响了好几声,终于被接起了。まふまふ的声音随着传来,“そらるさん!我跟你说乡下的秋天超级漂亮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枫林还有很多麦子连成了一片啊风一吹就像海一样翻滚起来了唔还有各种果子很甜很甜的……”他不带停顿地说完一大串话,そらる始终安静地听着,好像看到了他在那边夸张地手舞足蹈,眼睛里绝对已经泛着光了。

渐渐的他的声音小下去,然后消失了。そらる听见他好像是吸了一下鼻子,于是他开口,“明天我就走了。”

“……嗯。”

沉默了好久,没人说话,也没人挂断。そらる感觉他的呼吸声传过来,线一样一圈一圈缠住他的心脏。

“明天我就走了”他又说了一次。

“我知道了。”

“まふまふ,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走?”他陡然换了有点轻快的语气,垂下头,他发现他的手指不经意缠上了那块桌布。

“……我说是你就不走?”まふまふ的声音有点沙哑地通过扩音器传来,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

“你说是我就不走。”

毫无预兆,电话被挂断了。

07
当晚有そらる的全班同学为他举办的饯别会。几个妹子汉子喝了点小酒,抱在一起大哭,那个一米八的彪悍男生嚎得尤为壮烈。そらる倒是没喝多少,不过头疼地安抚完他们一群,已经精疲力尽了。

他垂着头走进屋子,才觉得不对,房间的门都没锁。屏着息轻轻打开灯,他才发现まふまふ坐在沙发上,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

そらる又走近了几步,发现有点不对劲。まふまふ浑身散发着股浓烈的酒气,仔细看的话,脸也有点红得不正常。

“你喝酒了?”そらる皱眉走过去,得到了像小鸡琢磨一样的点头。

“和谁喝的?”这下得到了摇头,まふまふ有点得意地眯起眼睛指了指桌子角落,そらる顺着看过去,4瓶啤酒。

松了口气,そらる转头看まふまふ,他还是不说一句话,眼睛睁得特别大,使劲儿看着自己。

そらる被这无辜的目光看着,不由就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手被一只滚烫的手拉住了。他仔细看这只手,指节纤细,皮肤绷得紧紧的,玉一样的白。他这一失神,就被使劲儿推倒在了沙发上。まふまふ的另一只手压住了他的肩膀,两条白嫩的腿跨在他身子两边,整个人就这样毫不避讳地跪坐上来。

まふまふ穿着刚到大腿的短裤,白皙的大腿就这样露着,似乎是鬼使神差,そらる伸手探上那片白皙得诱人的皮肤。掌下的触感细腻柔软,却又带着火一样的灼热,烫得そらる终于清醒过来。他触了电般地松开手,身上的まふまふ却毫无直觉地继续向下压。太近了,そらる一抬眼就能看进了まふまふ衬衫领口里,明明只能只能看到一小片稍微染了粉色的白皙肌肤,そらる还是躲闪似的错开了目光。

情况越来越不妙了,まふまふ很使劲儿地压着他,整个人都要贴到他身上,这种情况根本无法躲开。他浑身僵硬,轻轻抽了一下手,就感觉原先拉着他那只手换了个形式,紧紧扣住了他的五指。まふまふ伏在他身上很小声地叫他的名字,“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

不知这么的,叫着叫着哭腔就出来了,他把头埋在他的颈窝,一边叫一边流泪,那泪水也是灼热的,湿透了衣服,烙在皮肤上,そらる心里的焦躁沙砾一般疯狂搅动,刺骨的疼。

不过这疼痛给了他一点如释重负的安全感,让他从那种令人绝望的平静中挣脱开来。まふまふ淡定的样子让他吓坏了,他头也不回地就走了,连面都没再见一下,便条上的语气都和平常没两样,平静得让人心慌。

そらる索性不挣扎了,他有点艰难地伸出被扒拉得牢固的胳膊轻轻抚上まふまふ的背。“不是告诉你了吗,你不想让我去,我就不去了。那时候为什么挂我电话?”

まふまふ哭得一抽一抽,“我怕我一开口就说了‘是’,我太自私了,我一点都不想让そらるさん走,特别特别害怕……可是そらるさん那么优秀,他不是我一个人的啊……”他攥紧了そらる的衣襟。

“你看,他明明能去更广阔的天空,我凭什么挽留他?”他醉得神志不清,开始乱用人称代词,话也说得含糊,そらる帮他擦掉混成一团的鼻涕眼泪,温柔地不像话,“那我现在告诉你,そらる就是你一个人的,你真的想让他走吗?”

他混乱地使劲儿摇摇头,又使劲儿点点头,可能是醉后的大脑承载不了那么多,他的眼泪又下来了,“我不知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但是……”他抬起头,泪水从脸颊划过,闪着星河般璀璨的光。“爷爷说,そらる是天生会发光的人,你看,我只是离开他一小会儿,他就能变得更耀眼,他的光芒就能照亮更多人……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そらる变成更耀眼的人。”

“……可是我舍不得啊,我习惯了他在身边的日子,根本想象不到没他在会是什么样。所以我过了几天没有他的日子,果然,好难受啊……”他往そらる怀里蹭,“那么好看的风景,没有そらるさん在,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了……”

そらる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滑下来,他不说话,只是静静搂着怀里颤抖的少年。

“心疼,そらるさん,心好疼啊……”まふまふ突然松开了他,有点费力地撑着沙发半坐起来,“不过,哥哥说过的吧,亲亲就不疼了……”他好像是轻笑了一下,狡黠的神色悄悄出现在眸子里。

他俯下身去,动作像是刻意放慢的电影镜头,そらる看着那双眼睛里闪烁着星光,一点一点地,靠上来。最终他闭上了眼睛,只看得见他的睫毛微微颤动。他的嘴唇同时贴上来,柔软熨帖,像是蜻蜓点水般温柔的力度,停在那里一动不动。そらる也不动,就这样感受着少年鼻腔呼出的带着薄荷清香的灼热气体混着酒精的味道一股脑地灌过来。他好像也醉了,直到まふまふ有点疑惑地睁开眼,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他的唇瓣。

他的舌尖像火,迅速点燃了そらる刚刚因为震惊而有些迟钝的神经。そらる猛地把他往下扯,まふまふ本就没什么力气,这下更是直接松了手,摔在他身上。まふまふ的牙齿恶狠狠地碰上了他的嘴唇,微弱的刺痛感恰到好处。他毫不留情得按住对方的后脑勺,同样火热的舌尖开始灵活地游离在对方的唇瓣上。舔弄,啃咬,感受着梦寐以求的柔软。然后他开始温柔地舔舐对方的牙齿,一颗一颗,舌尖划过的地方都能品尝到浅淡又苦涩的酒味,他便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舔过去,虔诚认真,却又是另一种意义的挑逗。

他满意地感受着まふまふ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于是他轻轻慢慢地掰开まふまふ握在一起的手指,一根根地调整成和他十指相扣的姿势,紧紧握在手心。

“唔……”まふまふ的眸子泛着水光向他瞪过来,他才好整以暇地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まふまふ大声喘着气,捂着嘴一副被轻薄了的姿态,そらる有点无奈——什么啊,刚刚你才是先动嘴的那个吧。

不过确实啊,他好像比小时候更甜了,连难闻的酒味都盖不掉的甜,甜得人一颗心七上八下。

そらる拨弄了几下他的刘海,低头亲了一下他紧皱在一起的眉,他就闭上眼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TBC-
错字和bug请不要大意地指出(鞠躬

这个衔接太僵硬了ಥ_ಥ我有空了大概会改改

嗯,这篇本来以为上下就完了啊没想到过渡写的太长ww,下次会注意一下

想了想还是把id改短了,感觉这样比较好认wwww

冰冻什么的明后天应该会写完!(flag

最后感谢阅读( ˘•ω•˘ )深夜不睡的大家晚安啊

评论(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