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子

咸鱼文手,日常失踪,更新随缘,一般不坑ww
cp:有条码的勺子

【そらまふ】岁月啊(上)

* 幼驯染设定
* OOC
* 是糖,HE
* 有幼年亲吻描写,慎!!

01
そらる和まふまふ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小时候两家人就住得近,家里父母工作都忙,十天半个月回来看一眼孩子,彼此生意上又有点合作,孩子正好也差不多大。经常串门,一来二去的熟了起来,干脆一起搬进了一个小院子里。

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家分别座落在小院子对角线的两端,不过隔了一整个院子也跟没隔没两样。父母不在家的日子,不是まふまふ窝在そらる家的沙发上啃着西瓜打游戏,就是そらる蹲在まふまふ的房间里帮他整书橱。

综上,一般そらる总是那个莫名其妙做苦力的。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そらる比まふまふ大两岁。年龄上的优势是谁都没办法的事情嘛。

所以まふまふ几乎是そらる养大的。他俩很小的时候,家里还有个老管家,是从そらる爷爷奶奶那辈儿就跟着他家的,感情很深,そらる和まふまふ都管他叫爷爷。不过老爷子哪里管得住两个小孩儿,まふまふ那时候还小不懂事儿,そらる却是被惯得特别皮。不过他在そらる6岁那年回乡颐养天年了,虽然舍不得两个孩子,但身体也确实跟不上了。

做爹妈的是不放心两个孩子在家没人管,不过一时没物色到合适的保姆,生意上也忙得挪不开腿。正着急的时候,そらる挺起小小的身板儿,说他能自己照顾弟弟。

那时候そらる才将近7岁,挺直了也不到大人一半高,但是まふまふ父母偏偏就被这严肃认真的表情打动了。也是,那时候そらる比小姑娘还白净水灵,但是不爱笑,板着张脸说话的样子严肃认真,眼神这个东西可能是天生的,反正当时まふまふ妈妈就轻易被那个坚定的眼神收买了,毫不犹豫把儿子交了出去。

然后养孩子的重任就落到了そらる头上。他早慧,父母没费什么劲儿就让他提前几个月上了小学。まふまふ那时候才4岁多,长着张水嫩的小脸,特喜欢撒娇。可是撒娇也需要对象啊,没父母没爷爷,只能对着そらる了。

于是そらる大半个美好的童年都淹没在まふまふ轻轻软软的声音里。小时候不知道害羞,抱着そらる的腰甜甜地叫哥哥,拿水汪汪的大眼睛从下向上看着他,简直让人心软地一塌糊涂。

所以说そらる淡定稳重的性格如果一半儿是天生的,另一半就一定是被慢慢磨出来的。他想,まふまふ像水,柔软干净,带着若有若无的清新甜味,开始渗进每个毛孔,之后渗进骨髓里,避无可避,他性子里那点小时候惯出来的娇纵被消磨的一干二净。更然后,他变成了一尾鱼,再也无法离开了。

02
照顾小孩子的任务还是很艰巨,尤其是まふまふ那样刚上幼儿园的小孩子。

其实从小到大まふまふ都安静得不行,完全不像其它小孩儿那样吵闹,最多就是有点黏人,一见着そらる整个人就黏上去了,そらる在家几乎习惯了怀里趴着个人。不过这点そらる受用得不行,完全不困扰。

费用方面,也根本不需要当时的そらる操心。

困扰的是生活方面。そらる根本没有照顾小孩子饮食起居方面的经验,饮食方面他俩都能在食堂解决,起居方面就需要そらる自己动手了。给まふまふ穿衣服叠被子梳头洗脸之类的,一段时间以后业务就很纯熟了。非常艰难的是给まふまふ洗澡。

第一次洗そらる完全没经验,不消一会就给白白嫩嫩的孩子身上搓的红一片白一片,倒是まふまふ特别乖巧地坐在浴缸里一动不动让他搓,疼了也不出声。浴室里水雾缭绕看不真切,擦干净穿衣服的时候そらる才发现自己干的好事儿。

这时候まふまふ还不吭声,委委屈屈地低着头。そらる心疼得不行,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轻轻擦着他的头发小声说,“对不起啊……疼的话要说出来啊。”

这一句まふまふ就忍不了了,本来蓄在眼眶里的眼泪珍珠串子一样陆陆续续滚下来,小脸涨得通红的。

“疼……”他本来就软软的声音带了哭腔,尾音颤得可怜,そらる一下就忍不了了,一把把人拉进怀里,也不管他头发还湿着,轻轻柔柔的吻就落在发顶。

小孩子也不懂怎么安慰人,亲吻是最原始自然的方式。他的嘴唇渐渐的就从发顶移到了前额,然后顺手剥开了碍事的刘海,落在那双有点红肿的眼睛上,只是轻轻的触碰,まふまふ顺从地闭了眼。然后他开始慢慢地亲吻脸颊,他半阖着眼睛,近得看的见まふまふ脸上的绒毛。他的嘴唇重点落在了流过眼泪的地方,轻一下重一下,时不时,他的舌尖迅速地扫一下,就能感受到まふまふ突然的轻颤。

まふまふ脸上的红晕逐渐加深,他终于结束了冗长的流连在脸颊上的吻,靠近了那双抿着的嘴唇。

不能随便吻别人的嘴唇,这个道理上了一年级的そらる还是明白的,可是那粉嘟嘟的色泽诱人得厉害,无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了的そらる都从没成功抵制住这诱惑。

“亲亲就不疼了……”他屏着呼息轻轻说,像是解释给まふまふ听,更像是解释给自己听。然后他慢慢靠了上去。

简单的触碰,まふまふ的嘴唇柔软得像棉花糖,下意识的,他就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唔,太甜。

甜到心底了。

他触电一般跳开,尽力撇开眼光,不去看まふまふ闭着眼红着脸乖顺的样子,和他嘴角的一点水迹。

彼时的他还不知心动为何物,只是有点失神地微微喘着气,努力压下心中翻腾的情绪。

03
说到底そらる还是天资聪颖的,几次以后也精准掌握了正确的搓澡方法和力度。

只是上次的吻太突然了,他觉得不对劲。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明知道那是不对的,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了。

太危险了,そらる想。

于是他开始刻意地跟まふまふ保持一定距离,教他自己穿衣服,叠被子,找各种借口不让他黏过来。不过倒也是时候培养他的自理能力了。まふまふ的父母听说了觉得そらる的决定颇有道理。

不过这看着周密的计划显然没什么用,まふまふ撒着娇黏上来的时候,そらる几乎没有一次能成功推开。

时间几乎是水一般飞快地流过去了。童年时那点笼罩在雾气中的暧昧渐渐发酵,一天一天更清晰地印上そらる的心头。

他看着まふまふ渐渐从白白嫩嫩的男孩儿长成了清秀挺拔的少年。软倒是一样的软,喜欢直接扑到怀里的习惯也没怎么变,不过不肯叫哥哥了。

此时此刻,已然是高二学长的そらる蹲在舞台后面翻手机相册,一不小心就翻到了以前偷偷录的まふまふ撒娇的视频,看着看着笑出了声。

“そらるさん笑什么呢,”清亮的女声突然从背后传来,そらる几乎条件反射地锁了手机屏,“果然又在看小女朋友了吧,那个以后再看啊,快来补个妆,还有10分钟就开始了。”后勤妹子是そらる同班同学,一脸波澜不惊地推着そらる去补妆。

但是其它妹子就说不定了。“小女朋友”这个词迅速点燃了在场百分之八十的女孩子。这场校庆晚会是三所学校联办的,不少外校的女孩子都在。そらる作为晚会主持,优雅风趣,才华横溢,又天生一张好看的脸,无数妹子一见钟情,于是有幸和そらる在一个班的后勤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

“你问そらる的小女朋友啊?”此时后勤正坐在后台的台阶上,一脸宠辱不惊地啃着外校级花贿赂的冰激凌,凉凉的一眼扫过去,只见那妹子一脸紧张地看过来,眼神含羞带怯,十分动人。

嗯,这个可以给8分。暗暗在心底评了个分,她清了清嗓子,“咳,我有点渴了……”

级花妹子二话不说掏出了瓶脉动。这个好,9分!后勤妹子豪迈地抖了抖刘海,开始溜嘴皮子。“你看そらる在我们学校好歹也算是个风云人物了,他的地位,怎么说呢,宛如羊村中的喜羊羊,那是集校长老师学姐学妹的万千宠爱于一身啊,开学不到一个月,情书收了两箩筐。可是他根本不为所动啊!你知道他对那些写情书的妹子做了什么吗?!”后勤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

“什,什么?”级花妹子咽了下口水。

后勤忍不住心疼了一下这妹子,有点不忍心继续逗她了。“唔,没啥,就是他一个都没答应。不过超认真的,拿着情书一个一个去找人道了歉。后来我们觉得吧,可能人家是一心向学的高岭之花,然后!!”后勤一拍大腿,“我们发现了他给女朋友打电话!!”

“那好像是午休的时候,当时我们艺术节正好排个话剧,そらる长的那么好看气质又好肯定要出演啊,当时时间紧,我们必须利用午休时间排练。然后每天中午吃完饭那会儿都能听到そらる在角落打电话,很小声的。”后勤妹子抬起头,灯光照进她眼里,带起一片温柔的涟漪,“有一天我们实在是忙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了,そらる突然跟我们说,‘不好意思啊我要打个电话’,那そらる是主演啊,他打电话去了我们剧组一大半人都没事儿干了,就索性等他打完电话。そらる也没避讳,还是站那个角落里悄悄说话。”

大嗓门的后勤妹子声音突然弱了下来,“我们就听见他特温柔特温柔地说话,具体说了什么差不多忘了,大概是‘要好好吃饭啊,让我发现你吃泡面回去收拾你啊’、‘知道了知道了我一点也不累,吃过了不用担心’、‘不许撒娇啊你,好好休息’之类的话。”说着说着她突然笑了出来,“你都不知道,当时他笑得太温柔了,我就看着我旁边身高一米八,一身腱子肉的汉子娇羞捂着脸说不出话……啊后来他被全组围着八卦了一下午,什么都不说就知道笑,还是那种特别温柔的笑,打听了半天才知道是个初中的小姑娘,青梅竹马,从小到大……”

后勤一脸有点别扭的羡慕,“从小到大什么的,好福气啊……”

她说完过了好一会才从那种很少女的情绪里挣扎出来,转头一看级花,已经有点梨花带雨了。“喂喂你没事儿吧!”她有点心急地喊。

级花妹子擦了眼泪,摇了摇头,正要说什么,晚会已经开始了。于是她们并肩坐在后台的转播屏前盯着开场的そらる,他一脸温雅从容的微笑,不知又撩拨了多少少女心。

“总之,谢谢你。”级花妹子不知什么时候站起身了,她想了想,又俯下身说了句什么。

“辛苦了。”轻轻的声音似有似无,后勤抬起头,看到级花冲她眨了眨眼,眼中有了然的笑容。

怎么会辛苦啊,她苦笑着抬起头看屏幕里的そらる,眼眶有点发红。

谁说的,他那么耀眼,喜欢他一点也不辛苦。

04
暑假到了,そらる窝在沙发里看杂志,まふまふ窝在そらる怀里看上次的校庆晚会。

“唔,这个妹子好看……”まふまふ无意识嘀咕,下一秒就被按了暂停,そらる突然凑过来,顺势一口咬上他的耳朵。

“干嘛啊,痒!”まふまふ把他的脑袋往那边推了推,“哪个妹子?”そらる不松口,啃着他的耳朵含含糊糊地问。

“诶你不要咬……嘶,这个这个。”まふまふ的耳朵迅速变红,顺带着脸也红了,于是他有点局促地指给そらる看。

“如果你说的是那个蓝色短裙……”そらる盯着看了好几秒,“她好像跟我表过白。”

瞎说的,根本不记得这个妹子。

“诶?这样啊……”まふまふ迅速蔫了下去,“そらるさん同意了吗?”

“想什么呢你,我要是同意了现在还能不出去约会,在这儿陪你看自己主持的校庆?”そらる掂了掂身上的まふまふ,弄得他一阵重心不稳地抱住了そらる的脖子。

嗯,计划通。そらる愉悦地感受着まふまふ换了个姿势趴在他身上,伸手把他往下按了按,这样不用抬头也能啃到他的耳朵了。

想着他就在近在眼前的耳畔轻轻啄了一下,弄得まふまふ整个人一颤。他又伸手戳了一下软软的腰,好像听到まふまふ哼了一下。于是他得寸进尺地把手伸进まふまふ衣服里捏了捏他肚子上的软肉,这下得到了一记粉拳,外加一个恶狠狠的表情,“そらるさん能不能好好看杂志!”

漫不经心地嗯了几声,そらる不情不愿地把手抽出来。

讲道理自从慢慢明了自己心意以后そらる就越来越放肆,各种各种的豆腐能吃一点是一点,从没有占未成年人便宜的羞耻感。

等他再大一点,唔,16岁的时候吧,那以后就开始名正言顺地吃豆腐。

そらる伸手牢牢扣住身上少年的五指。

只是他从没想过分别来得猝不及防。

-TBC-
终于写了最喜欢的幼驯染!!!!

这儿是铲子……期末炸了,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批斗_(:з」∠)_

这篇本来想写完一起发的但是突然发现后面还有一大段剧情,好像暂时写不完……

等我休息两天把坑填了就开个小长篇!!梗都想好了!!(骄傲脸ww

最后谢谢阅读( ゚∀ ゚)

评论(2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