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子

咸鱼文手,日常失踪,更新随缘,一般不坑ww
cp:有条码的勺子

【そらまふ】冰冻(上)

*ooc
*校园风
*三次元无关
*HE
*注意:まふ前期性格冷漠

01
周一,月考成绩下来的第一天。

发完卷子的课间整个教室里喧闹地不像话,到处都是互相谈论成绩,交流试卷的同学,他们三两个聚在一起,抱怨声,欢笑声不绝于耳,好像也有女孩子轻轻的抽泣传来,然后立马涌起了一片安慰的浪潮。

まふまふ趴在桌子上,半阖着眼睛看自己的考卷。147,几乎完美的分数。不少路过的同学瞄到了,都露出那种惊诧又艳羡的表情。

他闭上眼睛有点无聊地分析失误原因,女孩子抽泣的声音还是响在耳边。于是他颇为烦躁地捂起耳朵,可是心里有个声音不行叫嚣着,就像是指甲划过生锈的铁板,那种声音刺骨得让人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不舒服,很不舒服。まふまふ皱了皱眉,哭声和他心里那令人作呕的声音都没有停止的趋势,甚至还有加剧的可能。

两种令人头疼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音量达到顶峰的时候,まふまふ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了。

他一步步走向那个女生的桌子,隐忍着礼貌地请那些围住她的同学让开,一语不发地注视着她。

周围的同学越聚越多,却自发地形成一个包围圈将まふまふ和女孩围在中间,也许是凭着人天生敏感的神经感受到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女孩终于不明所以地停下了哭泣。然后まふまふ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对不起,你的哭声打扰到我了。”

他的表情带着本人都没察觉到的冷漠凉薄。

“我可以理解受到伤害的人在公共场合正常地宣泄情绪,但不幸的是你完全没有认识到,你这种令人伤心落泪的处境是完全由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他无视女孩已经泛红的眼眶,继续咄咄逼人,“你大概是为了考试成绩哭?很正常,但也很难理解,为什么要哭呢?考的不理想难道不是自己的问题?明明在考试前,一切都还有挽回的机会,却非要在拿到成绩的时候哭。”

他微微倾身盯着女孩的眸子,声音平静毫无波动,“你不觉得羞耻吗?”

周围的声音戛然而止,女孩瞪大了眼睛,她嗫嚅着,好像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就猛地推开身后的人群,跑向教室外。

まふまふ面无表情地走出人群,用平稳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座位。这时候终于有几个反应过来的同学匆忙走出去寻找刚刚的女孩,更多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用或震惊或鄙薄或戏谑的眼神盯着他窃窃私语。

而まふまふ对此毫无自觉,很好,令人烦躁的声音消失了。他只是这样想。

他在一片不是很友善的讨论声中捂住心脏,想要回味一下刚刚那种令人眩晕的感觉,却只感受到掌下一片平静。

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刚刚女孩跑出去的时候,夺眶而出的眼泪砸在他手上。现在那一小块皮肤,火燎过一样,有不易察觉的疼痛。

02
这件事情之后,まふ本来就十分薄弱的人际关系就更加如履薄冰。原来还有些来请教问题的同学,现在全都销声匿迹。

まふまふ也依旧这样,每天认真听课,作业规范得可以充当标准答案,除了交代公事从不主动和别人搭话,有人打招呼也会疏离而礼貌地回答。对他来说,那件事带来的影响没多大,跑出去的女孩最终被找到,没出什么事。

没有老师找他说什么,也确实没法说什么,毕竟除了言语过于直接态度过于冷漠,他什么错也没有。

于是まふまふ就继续着这样的日子,他甚至觉得同学的疏离也是一种轻松,毕竟无意义的社交对他来说是对时间和精力的一种浪费。

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到高三分班的时候。

学校出于某种考虑,高三被按照成绩重新分成了不同等级的班。新的环境对まふまふ来说也没什么影响,只是那些毫无缘由的热情让他难以消受。

比如现在,まふまふ面对着撑着脸颊,歪头看着自己的新同桌,有些苦恼。

最后一节课,分班结果宣布,他毫无悬念地被分到了A班,同桌是个想起来像清风一样舒服的男孩子。

这个刚刚见面不超过10分钟的同桌,一脸热情地对他说,“最近夏天到了啊,下午放学了要来一起打篮球吗?”

下意识地想要回绝,但是从小到大这样热情的邀约并没有过几次,导致他在拒绝别人的方面毫无经验。

大概是对方那双带着笑意的蓝眼睛太漂亮了,まふまふ甚至不能挤出一句表示拒绝话来,他下意识地费力思索着更为委婉的拒绝方式。

“嘿——”直到新同桌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他才发现他让对方等了很久了。

“啊,对不起……”他道歉,准备顺便拒绝邀请,可是下课铃已经打了,那个男孩子利落地拎起书包向他挥了挥手,一边跑一边说,“6:30,我在球场等你啊——哦对,你记着我叫そらる,找不着就问问其它人,他们应该都认得我……”

他的声音渐渐远了,まふまふ说了一半的拒绝卡在喉咙里。

但是他念着那个莫名有点悦耳的名字,好像也没有特别抵触。

03
まふまふ按点去了,球场上已经聚满了同学。

不过没用到そらる的名字。他站在篮球场50米外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了人群里的そらる。

对方没换衣服,也就是和身边同学一样的制服,却显得格外夺目。他把白衬衫的袖子卷起来了,露出来白玉一样的小臂。衬衫的下摆在他起跳的时候被气流带起来,好像隐隐约约能看到线条漂亮的腰。

まふまふ站在场边,试探地朝对方挥了挥手,得到了对方一个灿烂的漏齿笑。

他正在起跳,投球,刘海被风掀起来,他随手向后撩了一下,旁边的女孩子们一阵尖叫。然后他就朝这边笑了,额头光洁,整齐的牙齿白得能反光,まふまふ不得不承认,很好看。

球进了,完美的三分球,连着他的笑一起,又一次火一样点燃了身边的女孩子们。

这时对方正好换人,そらる顺势下了场,まふまふ迎上去,正准备说点什么,就被搂住肩膀。

大概是流了汗的缘故,そらる身上清爽的香气径直冲进了鼻腔,白皙有力的手臂就横在眼前,まふまふ很不自在地想把他往旁边推推,却在下一秒被重重地倚住。

“喂……”被压得一个踉跄的まふまふ刚轻轻喊了声,就听见对方有点虚的声音“累死了……”,想要把人推下去的动作只好停了下来。

不知有意无意,对方的发梢蹭过了他的脖子,痒,弄得他莫名有点紧张。

说起来从来没和别人离得这么近过吧?小小的不适应在心里翻腾。

“那个,まふまふ同学?”

“嗯?”抬起头,才意识到好像还没告诉过对方自己的名字。

“唔,很久之前帮老师登成绩的时候看到过まふまふ同学的学籍照,原来真的是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他语调特别奇怪。

过了很久,まふまふ感觉他有点抖,又过了两三秒,他在まふまふ看智障的目光里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起来学籍照真是有趣的东西啊,今天看见まふまふ同学真人我都不敢认了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几乎直不起腰。

“喂……”这种被调侃的情况也少有,まふまふ踌躇着不知如何应答。

“诶你别生气啊”そらる终于缓了口气。

“毕竟,まふまふ同学真人可比照片可爱多了啊。”

まふまふ猛地抬头看他。

5,6点钟的夕阳还很灿烂,照在他白净的侧脸上,睫毛留下了长长的阴影。那双让人心旷神怡的漂亮眼睛里盛满了温柔的笑意,蓝宝石一样,在金色的夕照里熠熠生辉。

04
因为昨天听到的一句话辗转反侧了大半夜,まふまふ第二天到学校明显精神不振。

“你来了”そらる冲他挑挑眉,“课程表贴上了,我顺手帮你抄了一份,放桌框里了。”

まふまふ看了一眼,是清隽的字迹。

他本能地想推脱却发现没有理由,于是只能道谢。

可是这种感觉很不对劲,まふまふ想,无缘无故的好心,无缘无故的熟络。

某个课间そらる好像被叫出去过一次,他没在意。

不过放学的时候他突然被拉住,そらる问他,“有时间和我聊聊吗?”

“嗯。”尽管很奇怪。

“嗯……下课的时候我被你从前的同班同学叫出去了,他跟我讲了讲你以前的事情。”

“嗯,然后呢?”まふまふ有点苦恼,他深呼吸了一下,做好了接受一长串疑惑和质问的准备。

“我感觉终于有点明白了。”そらる居然露出有点豁然开朗的表情,“昨天是我和まふ同学认识的第一天吧,我也没得罪你的地方。”

そらる笑了笑,“可是你的反应太奇怪了,面对我的好心邀请。一般来讲普通地拒绝或者答应就好。”

“可你……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吧?就是那种小孩子见到陌生人给的糖果的感觉,明明心里清楚不能接受,却又无法抵挡它的诱惑。”

“今天听说的事情也很奇怪,所以你愿意和我聊聊天吗?”

他想了想又露出了个温柔的微笑,“关于以前的事情。”

“你比喻的很恰当,但是很抱歉我不愿意。”まふまふ微微颔首。

“首先,我不认为我的心理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开解,我现在状态很好;其次,你也知道我性格有点奇怪了,以后我们相处的时候请多注意。”

“最后——”他眯起眼睛,锋利的视线投过来,“收起你盲目的自信,你凭什么以为我向你倾诉完就能获得力量,开朗自信地生活?别把你的中二用在这种现实的东西上。”

“所以……”

“所以你大概已经清楚了,希望我们以后相处愉快,同桌。”

そらる有点有点委屈地看着他的背影毫不犹豫地消失在楼梯口,留在原地思索着刚才的事情,唔,怎么说呢,就好像一只温顺友善的小猫突然受到什么刺激,亮出来本就不该属于他的尖锐的利刺,突兀地警告来人。

可惜我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吓退的啊,まふまふ同学。玩味的笑里莫名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侵略性。

又回想起刚刚来自红色眼眸的充满压迫感的凝视。啊……果然,这样漂亮的眼睛还是适合盈满笑意啊。

-TBC-

唉嘿前面剧情可能比较奇怪而且节奏快,到后来可能会好一点。
有错别字,bug什么的请尽情指出,拜托啦( ゚∀ ゚)
最后谢谢阅读(比心

评论(10)

热度(50)